从1985年底,国际原油市场形势剧变,到1986年3月,作为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标准的阿拉伯轻油基准价格,由28美元/桶跌至低于10美元/桶,1983年3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以下简称“欧佩克”)伦敦会议通过的“减产保价”战略失败,欧佩克价格体制瓦解。时至今日,国际原油市场形势更加恶化,7月北海油价一度跌破9美元大关。在此形势下,人们对欧佩克的命远甚为关切。本文试图从讨论欧佩克的目标和二十六年来它的目标变化及执行情况,着手探讨该组织的前景。



任何一个组织,都是为了谋求一定的目标而建立的。而且目标执行得越顺利,其成就也就越大。


那么,作为一个原料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目标是什么呢?该组织章程第二条对此规定为:“(A)本组织的主要目标应是:协调和统一成员国的石油政策以及捍卫他们集体的和个别的利益做出最佳的抉择的办法。(B)为了消除有害的和不必要的油价波动,本组织应找出保证国际原油市场价格稳定的途径和办法”[1]。此外,协助该组织工作的经济委员会,则规定其目标是:“协助本组织在公正的水平上促进国际石油价格的稳定”[2]。


另一方面,欧佩克宣布成立时所发布的公报对其目标也作了明确说明。众所周知,1960年9月欧佩克巴格达成立大会的背景是国际石油垄断资本在1959年2月和8月先后两次削减油价,尤其是后一次,成立大会的公报对此作了明确反映:“成员国实施中的十分必要的发展计划,其财政来源主要依靠从石油出口中获得;成员国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石油收入来平衡他们国家的年度预算;……石油价格的任何变动必然影响成员国发展计划的实施”,因此,“成员国将要求石油公司保持他们的价格稳定,避免不必要的变动”[3]。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目标与前景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简单地将该组织的目标概括为:在公正的水平上,寻求国际原油市场价格的稳定。


六十年代该组织顺利地执行了上述目标。我们知道,到1970年,欧佩克的石油价格其名义价格未变,保持了1960年8月的1.80美元/桶,这正好完成了该组织第四届会议提出的“将原油价格恢复到1960年8月9日以前的水平”[4]这一任务,而这一点可以说是欧佩克目标在六十年代的具体化。


整个六十年代人们并不重视欧佩克,其原因在于该组织在这一阶段没有采取过重大行动,没有触动大公司,也未影响到消费国的利益。事实上,“在1973年以前的岁月里,欧佩克是个相对软弱的组织,其定价的能力是极端有限的”[5]。此说也许有欠公允,不管怎么说,“欧佩克在一开始便实现了一项重要的目标:它防止了继续削减牌价”[6]。



万博平台代理 人们常说,七十年代是欧佩克的“黄金时代”。其原因在于该组织在这一阶段制造了1973-1974年和1978-1980年两次石油危机,标准油价被提高了近十九倍。


万博平台代理 对于两次石油危机的影响,人们论之甚多,本文在此不讨论这个问题,而着力于探讨这两次危机中欧佩克目标的执行情况。


我们知道,在1973-1974年石油危机前,即1970-1973年9月间,油价曾由1.80美元/桶被提高到5.11美元/桶。不过,扣除通货膨胀后,1973年9月的油价与1970年相比仅略有上升(请参见“1970-1973年石油价格”图示)。当时,考虑到通货膨胀对油价的影响,欧佩克1971年左右几次调整油价,以抵消世界性通货膨胀对油价的侵蚀[7],这一阶段的提价正好完成了这一任务。而七十年代初的这种提价完全是根据当时情况,为实现该组织的目标而作的努力。如以1970年为基数,这种提价可以说尚是公正的。


“1970-1973年石油价格”图示的两次石油危机造成油价大幅度上涨的结果表明,它已完全违反了该组织的目标。如图所示,即使扣除通货膨胀后的油价已不是稳定,而是几倍地增长。


如果我们再仔细剖析一下两次石油危机中欧佩克的活动,则更能说明问题。1973年-1974年石油危机的导因是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同年12月22日欧佩克六个波斯湾成员国部长在德黑兰开会时,伊朗国王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将油价提至11.65美元/桶[8]。1987-1980年石油危机的导因是伊朗革命,西方产生石油恐慌,抢购石油成风,当现货市场价格抬至41美元/桶时,1980年12月巴厘岛的欧佩克第十五届会议规定其标准油价为32美元/桶,油价上限为36美元/桶。比较两次石油危机,我们不难看出,第一次石油危机在欧佩克内部并不存在统一的计划,整个禁运、减产行动是由该组织的阿拉伯成员国一手造成的,造成油价大幅度上涨不过是由于禁运、减产而导致的即兴之作,仅伊朗参加提价行动,而其他成员国则是附和罢了;如果说第一次石油危机尚有欧佩克几个阿拉伯成员国统一行动的话,那么第二次石油危机其成员国则各行其是。当时面对现货市场价格的不断上涨,欧佩克无所适从,1979年3月第五十六届会议通过决议,允许各成员国根据各自的具体情况提高油价。第一次石油危机尚规定了一个提价界限,而第二次石油危机中欧佩克已失去了对油价的控制,油价到顶后,它才通过一个价格决议。第一次石油危机是政治因素造成的,欧佩克部分成员旁观,但行动中的成员尚处于清醒之中,而且“它(指禁运--作者注)与促使石油涨价是毫不相干的,……禁运只是要引起西方公众对阿以问题的注意而已”[9]。第二次石油危机是由偶然事件促发的,这期间整个欧佩克昏头转向了。


分析七十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中欧佩克的活动,可以说该组织大幅度提价是盲目的,而且第二次比第一次更具盲目性,眼前的好处冲垮了长期利益,可以说它违反并抛弃了“在公正水平上稳定石油价格”的目标。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目标与前景

万博平台代理 从整个七十年代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行动中可以看出,除了早期那次提价执行了自己的目标外,两次石油危机中的提价是违反目标的。如果从所得货币绝对数量这个孤立方面来看,石油危机中该组织收获极大,七十年代确是它的“黄金时代”,但这个“黄金时代”并不是明智地执行自己目标的结果,而不过是违反目标的、由偶然事件造成的偶然之得,然则,却因而带来了后遗症,逐步丧失掉该组织已一度掌握的石油定价决定权。



万博平台代理 从1981年开始,油价出现疲软,1983年欧佩克伦敦第六十七次会议决定将其基准油价由34美元/桶降为29美元,并规定日产限额为1750万桶。面对现实,该组织减价减产,并在新的基础上实行“减产保价”。它又恢复了过去的稳定油价的目标,不过这次稳定油价的前提与六十和七十年代早期完全不同了。


自第一次石油危机后,因油价高涨而带来了世界性勘探活动空前活跃的结果,出现了一批非欧佩克的小石油输出国;石油期货市场的活跃以及石油对等贸易的流行,石油现货市场的价格已完全不受欧佩克定价的影响,减产保价的结果是欧佩克已逐渐失去了一部分市场份额,特别是非欧佩克出口量的增加进一步使欧佩克既继续失去市场份额,也越来越无法控制价格,从而导致价格体制的彻底崩溃,产油国之间终于爆发了价格战。事实上,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亚马尼曾多次向非欧佩克产油国提出警告,一再说明油价下跌的不良后果,希望欧佩克及非欧佩克产油国能互相配合控制产量以保持油价;但是并未得到积极响应,终于沙特阿拉伯在1985年第三季度末与几家大石油公司签订了“净回值”贸易合同,放弃作为减产保价浮动生产国的责任,石油产量也随之上升。1985年12月油价开始暴跌,欧佩克价格体制瓦解,石油价格一泻千里,从20美元跌至7月的10美元左右。


油价战的直接原因,国内外学者们一般归之于欧佩克“减价增产,保市场份额”的所谓“新战略”[10]。但就我个人看来,欧佩克是否存在这个“新战略”是值得商榷的。他们的根据在于1985年12月欧佩克日内瓦年会后所发表的公报中的一段话:“考虑到世界石油市场上过去和将来大概会出现的事态发展,以及欧佩克生产不断下降的趋势,会议决定,欧佩克将确保和捍卫在世界石油市场上占据同其成员国发展所需收入相一致的合理的一份”[11]。尤其是这句话中“合理的一份”几个字。其实,会上成立的决定份额的六人委员会主席、委内瑞拉石油部长格里桑蒂会后对记者说,欧佩克以为市场“合理的一份”是每天1600-1800万桶[12]。而当时人们估计该组织的日产量为1830万桶[13],这已超过了“合理的一份”数额。不过在这以前和当时油价仍未大跌,可是时至今日也未见该委员会公布过具体生产限额,但油价却大跌了。如有“新战略”,其功用何在?


此外据报道,在1985年12月日内瓦会议上,阿尔及利亚拒绝进入六人委员会,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也采取同一行动[14],而且伊朗石油部长礼萨·阿加扎德回国后在德黑兰电台广播的一篇讲话中强调,伊朗致力于维护石油价格[15]。所以,我们说欧佩克所谓“新战略”是否存在是值得商榷的。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目标与前景

事实上,亚马尼5月25日在沙特阿拉伯电视台的讲话中指明了这次油价下跌的真正直接原因。他说:“在过去四、五年中,石油市场是由沙特阿拉伯维护的”,“沙特阿拉伯的行动(指放弃浮动生产国,实行净回值计价--作者注)引起了油价暴跌”[16]。究其原因,可以概括为两点:一是“亚马尼本人为维护沙特阿拉伯作为世界价格保护者和捍卫者的地位--有时甚至不惜损害沙特阿拉伯的国家利益--而做出的长期努力已遭失败”[17]。二是“石油收入日益减少迫使沙特阿拉伯动用外汇储备,外汇储备现在据说已经从1500亿美元下降到1000亿美元。这就向沙特阿拉伯王室敲响了警钟”[18]。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油价暴跌并不是什么欧佩克“新战略”造成的,而完全是沙特阿拉伯之所为。换句话说,沙特阿拉伯的目的在于让欧佩克成员国和非欧佩克产油国尝尝油价战是什么滋味,增产减价能否带来更多收入。就整体而言,自从“减产保价”战略失败后,它已没有什么目标可言了。



事实上,从目前到非欧佩克产油国、尤其是北海油田生产高峰期过后这一段时间里,欧佩克也许很难形成什么目标。


万博平台代理 目前国际原油市场持续过剩,到非欧佩克产油国产量高峰过后的一段时间里,这种局势仍难改变。面对这种情况,摆在产油国目前的路只有三条:一是维护目前现状,既无法对油价做出任何决定,也不增产过多;二是各自为政继续开展油价战;三是再实行统一减产以促价格上升。


经过将近10个月的价格战之后,不论是欧佩克还是非欧佩克产油国都各自受伤不轻,不论大小产油国石油收入都下降得十分严重;即使是对西方工业化国家来说,到目前为止也还看不到它们从低油价中得到了哪些好处。因此,第一、第二条路不论是欧佩克还是非欧佩克都感到有必要认真对待,特别是自今年来欧佩克历次会议均邀请非欧佩克产油国参加,从而加深了彼此了解,已共同认识到价格战继续下去,必将导致油价再次下跌。或许正是出于这一考虑,欧佩克8月14日日内瓦会议在最后阶段终于做出减产350万桶,从9月份开始试行两个月的决议。欧佩克的决议公布后,油价跟着上升,目前保持在14-15美元左右,而非欧佩克产油国也多表示支持配合减产。


万博平台代理 就目前来看油价似乎可因此稳定在15-17美元左右的水平,而欧佩克似乎也已有可能继续执行其减产促价上升的政策。显然欧佩克这两个月的试行减产的成功与否不仅将涉及欧佩克这一组织会否进一步崩溃,同时也将决定油价能否继续稳定;即使欧佩克此次能顺利执行决议,但鉴于过去年多来减产保价的失败,其中仍包含一系列有待解决的问题。倘若油价在两个月内可以稳定下来而不至于下跌,那么在冬季来临时(今年冬季气候也可能比去年冷)刺激需求而油价上升的话,欧佩克成员国会否仍然遵守决议所定的产量限额,而非欧佩克是否会乘机大量增产以争夺这个不可多得的冬季销售时机。


万博平台代理 即使欧佩克减产促价上升成功,但是它和几年前的性质也已不同了。几年前欧佩克尚有能力决定价格,而目前欧佩克几乎只能听任国际市场的价格,在非欧佩克产油国的生产能力下降之前,欧佩克已很难恢复到它在七十年代时的日子了。因此在正常情况下,即不发生某种突发事件的情况下,摆在欧佩克面前的路,要保持价格稳定则是非常崎岖的。


但在另一方面,不论欧佩克或非欧佩克国家乃至于各主要工业国的政府却又希望有一个稳定的油价,以便它们能有计划地发展经济,在未来的日子欧佩克将扮演什么角色将决定于其本身的团结和非欧佩克在产量上的自我克制。


九十年代以后,或许包括九十年代一段时间,欧佩克也许能重执油价之牛耳,但其条件是世界石油探明储量不变,石油在能源消耗中仍属举足轻重,不过那时的欧佩克与现存的组织可能面目全非了,而且它必须有一个明确的、持之有恒、行之有效的目标。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万博平台代理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